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茶文化 >> 正文

 

茶中有味是清欢

  时间: 2020-08-13 作者: 夷宝斋 发表于 夷宝斋茶业

 

雪沫乳花浮午盏,蓼茸蒿笋试春盘,人间有味是清欢。

 

—–苏轼《浣溪沙·细雨斜风作晓寒》

 

 

古诗云:人间有味是清欢。

 

你是否有留意到,在喧嚣浮沉奔波的尘世中,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的“小清欢”却愈发难寻。

茶性人生,自在清欢。

 

“清欢”二字,似乎一下子就把人的心境与茶的关系完美诠释。

 

 

什么时候能够让心真正的沉静下来。

 

小隐于野,大隐于市,深隐于茶。闲暇之余,寻一处自在之处,一杯一盏,不问世事自清闲。

 

一盏清茶,几缕清风,倚窗凭栏,闲敲棋子。

 

 

伴着氤氲的茶香,享着大红袍的余韵,馥郁的茶香轻轻流过身心,清冽的茶汤涤尽岁月的沧桑,摇曳着心无尘埃的悄然与虚静。

 

茶与禅,诗歌与生活。

 

《封氏闻见记》写到:开元中,泰山灵岩寺有降魔师大兴禅教,学禅务于不寐,又不夕食,皆许其饮茶。人自怀挟,到处煮饮。从此转相效仿,遂成风俗。

 

初始僧人修禅悟道、打坐禅定需要以茶提神。但它仅仅是利用了茶的自然属性,茶水啜苦咽甘的滋味能使得参禅者心绪清醒。

 

久而久之,佛性与茶性的融合,饮茶成为心静、清明、宁静致远的心境。

 

 

独窗则神不浊,默坐则心不浊。

 

茶对一部分人,是心灵上的慰藉。大概只有在茶馆里,这些人才不会感到孤独。

 

漫谈世道,闲话沧桑。寂寞弃繁华,时光不缘真真只是转瞬。

 

陈茶一壶是清欢

 

云催薄暮,泡上藏在“瓦屋纸窗”里的陈年大红袍,满室袅袅的茶香,愈发添了情趣。

 

光阴静默温存着大红袍,初心未改,岁月陈香。陈味的内质,是归于岁月和时光赐赉的机缘,无边皆随缘,机缘未到陈香难。

 

 

 

茶为嘉木,茶香随热气缭绕,自杯中升腾渐渐弥散。从鼻端沁到咽喉,啜一口,茶水入喉那感觉,仿佛如禅语般令人醍醐灌顶。

 

软香温玉般的陈茶味是不可描绘的轻松快慰,好似曾经经历过的酸甜苦辣就在这馥郁芬芳的茶香中历劫重生。

如同老友是越陈越香,陈茶被称为“流进心灵的香水”。

 

一杯透亮的茶汤,不由得让人想到真正的幸福是来自于内心安稳。不由得想从无尽红尘中脱离,闭上眼心清静地感受着。

 

不乱于心,不困于情,不畏将来,不念过往。在流年静待花开,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。却还能始终相信,走过了江湖 ,历经风霜,尝遍百味的人,会更加生动而干净。

 

 

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为了久别重逢。

 

几十年安静端然于岁月,无欲无求,内心洁净,静处一隅,大概这就是所谓陈茶。

 

欲之茶玄机,唯静无二法

 

 

一扇门窗,隔开了喧阗繁扰,自在清净,通透恬然。

 

时光荏苒中的静默是所谓茶禅一味最好的诠释,更是一种来自光阴的领悟。把日子融化为艺术,用春花秋月去修行。

 

那些带给你淡淡喜悦和片刻悠然的事物,都是尘世中的清欢。

 

愿岁月静好,纯粹安然。